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再思「橄欖山談話」(上)

在一般基督教圈子裡,馬可福音13章及其平行經文,亦即所謂的「橄欖山談話」,普遍地被解讀為,耶穌是在談論時空宇宙的世界末日,與衪自己的駕雲「第二次降臨」。

剛譯完《耶穌與神的得勝》(JVG)第八章。賴特極力反駁這種見解。他在《新約與神的子民》(NTPG)中對此已有論證,但是以下思考是整理自JVG第八章。

馬太24:3「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暗暗的來說、請告訴我們、甚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世界的末了、有甚麼豫兆呢?」

「降臨」原文 παρουσία (parousia),意思是「在場」,相對於 ἀπουσία,「不在場」;因此 parousia 表達的是,某位原本不在場的人「來到」了,特別用在表示「皇室或官員」的來到。畢竟,門徒們預期的不是時空宇宙的終結,而是耶穌將以得蒙伸冤、合法的王的身分「來到」耶路撒冷。

「世界的末了」原文是「世代的終了」(συντέλεία τοῦ αἰῶνος),這並不是時空宇宙的終結,而是邪惡的現今世代 (העולם הזה) 的終結,並(仍屬今生的)下一世代 (העולם הבא) 的展開──換句話說,以色列的哀哭與流亡時期終結,她得自由、蒙伸冤時期開始。

馬可13:14-16「你們看見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在房上的、不要下來、也不要進去拿家裡的東西.在田裡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

路加21:20-21「你們看見耶路撒冷被兵圍困、就可知道它成荒場的日子近了。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在城裡的、應當出來.在鄉下的、不要進城。」

「行毀壞可憎」指的是羅馬人將褻瀆聖所。從耶穌的角度而言,正式的聖殿祭祀遭到嚴重的妥協,唯一的解決辦法只有讓它被毀。路加明指,這裡講的是耶路撒冷的傾倒。耶穌主張的是真正忠於盟約的高超地位;當聖殿與祭祀已經如此腐敗,還要加以保衛乃是對耶和華不忠。效忠的辦法是逃走。這種逃走不表示懦弱,而是表示承受願意以一個團體重組,好得蒙伸冤自己才是真子民。

有趣的是,這與馬加比的故事緊密連結。安提阿古褻瀆聖所之後,猶大馬加比的父親馬他提亞,將祭壇拆毀,走遍全城高聲呼喊:「凡熱心律法、擁護盟約的人,跟我來!」

馬加比壹書2:28「然後,他和他的兒子們逃到山裡去,把他們所有的家產都留在城裡。」
καὶ ἔφυγεν αὐτὸς καὶ οἱ υἱοὶ αὐτοῦ εἰς τὰ ὄρη καὶ ἐγκατέλιπον ὅσα εἶχον ἐν τῇ πόλει.

賴特指出,如果橄欖山談話講的真的是宇宙的末日(而不是公元70年耶路撒冷淪陷的事件),那麼耶穌要祂門徒立即逃走的忠告,就沒有什麼幫助了。

路加17:26-32「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樣。那時候的人又喫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洪水就來、把他們全都滅了。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喫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當那日、人在房上、器具在屋裡、不要下來拿.人在田裡.也不要回家。你們要回想羅得的妻子。」

挪亞的日子與羅德的日子,都是極大審判降在不聽神警告之人的時代。他們的時代完全尋常,沒有任何災難逼近的特殊跡象;人們照常喫喝,照常嫁娶。但是當耶和華開始審判行動時,時間是很緊迫的。只有那些及時逃出的──挪亞藉著方舟,羅德和他女兒逃跑──才得救了。羅德的妻子回頭一看,就變成了一根鹽柱。耶穌不要祂的門徒留下來,否則他們會被神的審判襲捲。

但是,我們可能要問,那些說到日月黑暗、星辰墜落的經文,難道不是指世界末日嗎?賴特如何解釋呢,且待下一貼分曉。

1 comment: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