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7, 2020

按著上下文理解「合神心意」

今天偶然聽到惠頓研究院舊約教授華爾頓(John Walton)的Podcast,再次談到上下文的重要,所舉例的經文是撒母耳記上13:14。

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尋著一個合祂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因為你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你的。~撒上13:14

我們常常是從道德的、靈修的角度來理解「合神心意」,認為這種經文是要勸勉我們追求做一個合神心意的人。

但是從道德與靈命角度,大衛實在算不得什麼典範。曾有猶太拉比說,十誡中的九誡,大衛都犯了。

我們應當按照上下文來理解「合神心意」,「合⋯心」這樣的字眼組合還出現在耶利米書3:15。

我也必將合我心的牧者、賜給你們.他們必以知識和智慧、牧養你們。~耶3:15

上帝說的乃是祂選擇君王的標準,對比的是人選擇君王的標準。大衛是合乎祂標準的君王,掃羅是合乎人標準的君王。注意經文本身沒有告訴我們上帝的標準是什麼。

順帶一提,這在古代文獻中是常見的論述方式,每個君王都自稱是上天所設立,是按上天標準所揀選而登上寶座的。

所以這裡重點不是要講大衛是多麼敬虔的人,重點是要指出:揀選君王乃是上帝做的。大衛毫不完美,他將搞砸很多事,上帝都知道,儘管如此,上帝揀選他來完成祂的計畫。

上帝今日也揀選我們,絕不是因為我們的靈命如何「合神心意」了,而是祂以合祂自己心意的標準揀選我們。我們可以問:祂的標準是什麼,我們怎麼可能合格?或者我們可以俯伏感恩,謝謝祢願意使用不配的我!

Friday, September 4, 2020

暑期密集希臘文

這個暑假臨時受邀在衛理神學院教了三週的密集希臘文,今天完滿結束。

我宣布全班都會及格(有一位其實不及格,但我答應給她後續惡補,衛理教務主任說可以暫時成績空白,等我覺得她合格了再給成績,所以我假設她也會及格,只是會延後一點),他們都好開心,有些人大概擔心了好久,只是不好意思問,現在重擔卸下,笑容滿面。

兩位同學接受了我的邀請,將參加我們網上希臘文讀經班。想到三週前他們連字母都不認得,三週後就要和許多有十年讀經火侯的人一起用原文讀經,我都開始覺得自己真厲害,簡直是神蹟創造者呢:)

其中一位對我特別感激,因為她原先完全沒有文法基礎(我是後來才知道,現在年輕一代的教育,學校是不教文法的),今天最後一堂課,她多次提到她第一週有多沮喪,覺得肯定學不下去,沒想竟能被我從零訓練到現在夠格參加原文讀經班⋯⋯真的,才三週,但變化何止天壤?

這三週背後有許多人為我代禱,上帝都一一垂聽了,我還在化療中的身體,不但承受得住密集課程的體力要求,而且每天都滿有喜樂,容光煥發。密集課程前我剛結束上回合的化療,現在課程一結束,下週又要回醫院接受最後一回合(第八回合)化療。無論在醫院、在教室、在哪裡,主恩夠用,感謝主,也感謝我的代禱勇士!

Friday, March 6, 2020

可愛的禱告

這週開始化療。乳癌第二期。正逢大齋節期,自勉一起經歷主耶穌的苦難,願今年復活節時也一起經歷祂的復活。

住院期間,牧靈部關懷師張修女來探視,說要為醫生、護士、化療藥物禱告,要告訴自己細胞說:「藥物來了,趕快躲開,這不是要給你們的」,對癌細胞說:「你們可以走了」,好可愛!

Thursday, October 31, 2019

信主了,然後呢?


欣然看到校園11月新書《信主了,然後呢?》上市了。這是新約大師賴特的著作,我應邀貢獻了一篇導論。有興趣的可在此線上試讀

Thursday, August 8, 2019

你能通過希臘文考試嗎?

今早看到網路上張貼希臘文大師 A.T. Robertson 給神學生的一份考卷(見下圖),網上討論熱烈,紛紛感嘆現今的神學院水平與一個世紀前相差多大⋯⋯

ART_exam.jpg

我看了一下題目,除了第四題我不確定答案之外,其他各題,我蠻有把握我的希臘文學生應該可以作答。馬加比壹書不算太難,只要生字另外提供或允許查閱字典。希臘文造句我們較少操練,但我相信,只要給學生足夠時間,他們是可以做的。至少 Robertson 這裡所考的文法,都是我們教過、練習過的。這樣看來,我們網上希臘文課程水平挺不錯的,嘻,又在自己老王賣瓜了⋯⋯

Saturday, July 27, 2019

摩西是說話有力還是拙口笨舌?

本週的網上希臘文讀經,我們讀到司提反論到摩西說:

摩西學了埃及人一切的學問、說話行事、都有才能。(徒7:22)
καὶ ἐπαιδεύθη Μωϋσῆς ἐν πάσῃ σοφίᾳ Αἰγυπτίων, ἦν δὲ δυνατὸς ἐν λόγοις καὶ ἔργοις αὐτοῦ.

可是在出埃及記裡,摩西三次對耶和華說自己「拙口笨舌」(出4:10、6:12、6:30)。

這樣,摩西到底是說話大有能力、還是拙口笨舌?是聖經衝突嗎?否則要怎麼解釋呢?

同學們的討論熱烈非凡,提出種種見解:

見解一:摩西口才一點也沒問題,他只是推託,不願承擔帶領幾百萬人出埃及的艱鉅任務,才說自己拙口笨舌。

見解二:他不見得是說假話吧,在埃及受最好教育時,可能真的很會說話,但後來曠野牧羊四十年,只有跟羊說話,就變得拙口笨舌啦。

見解三:或者他是漸漸屬靈成熟,懂得謙卑,就看自己拙口笨舌。

見解四:其實他是自卑,你想他頭四十年輝煌騰達、呼風喚雨,但殺人逃到曠野後四十年一事無成,跌到人生谷底,他是真的覺得自己什麼都不行了。

我覺得大家的討論真的很有意思,也很有見地。不過,還有一種可能性,大家還沒有看見,而且恐怕也很難看見。原因是,我們都受了中文譯本的影響,已經先入為主,再也無法看清原文是怎麼寫的。

司提反說的是,摩西在 λόγοις 上大有能力。這個單字 λόγος 大家都認識,拼音是 logos,英文譯成 word,中文呢?我們中文一旦譯成「話」,大家通常就只會想到說出來的「話」(spoken word),但是寫下來的「字」(written word) 也是 λόγος 呀。

司提反說,摩西在 λόγοις 上大有能力,這可指說話或文字。我們無法確定摩西自稱拙口笨舌,是否他在說話上真有障礙。但是摩西在文字上是否大有能力?無庸置疑啊,摩西五經是誰寫的?

Monday, July 22, 2019

有多少傳道人用原文準備講章?

一個常見的問題:「我初階希臘文已經快學完了,再來應該做什麼?開始希伯來文、還是進階希臘文?」

通常在神學院,學生幾乎是被迫必須選擇前者,因為要在有限時間內完成必修學分,才能畢業拿到學位。但是我從教書的角度,僅完成兩學期初階希臘文,多半的學生都還無法應用所學到的,最好能繼續進階課程,特別是有指導的大量閱讀的訓練,基礎才夠穩固。

我們可以看到,普遍今天各教會的講台,很少傳道人是用原文準備講章的,但是他們很多是神學院訓練出來的,都在學校修過兩學期初階希臘文、兩學期初階希伯來文。不要以為這是因為他們在學校裡學得不好,我認識不少學生,這些學分都是拿A的。但是僅有初階課程,學得再好還是容易流失,因為真正要能學以致用,兩學期的訓練實在不夠,而不能學以致用,最後就是讓它流失掉。

如果不用受限於制度或學位的話,我一定這樣訓練學生:初階學完,繼續進階課程,至少累積四個學期以上的訓練,才開始進攻另一個聖經語言。

我自己的網上教學,現在正在進行的希伯來文,就是設定為四個學期的課程 (2018~2020),從初階到進階。因為是第一次帶希伯來文課程,所以並未公開招生,我這批學生,都來自我的希臘文學生,很多現在還在繼續跟我每週希臘文讀經的。學習新的語言,肯定都有一番掙扎苦鬥,但是比起很多初學者,他們在學習上相對輕鬆很多,更不會學了希伯來文就忘記希臘文。

我們可以感嘆,今天有多少傳道人用原文準備講章?與其感嘆,或者我們可以做一點什麼,來幫助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