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9, 2018

費依談啟示錄

新約學者費依(Gordon Fee)受訪談論啟示錄影片:



Thursday, May 3, 2018

標點符號不重要?

我常改到一些學生作業,要嘛不加標點符號,要嘛標點符號用得極不恰當,似乎標點符號是不重要的。所以最近看到這幅漫畫,就覺得特別好笑。同學們,看到嗎,標點符號是性命交關的呀!



Saturday, April 14, 2018

禁食禱告

除了在神學院教新約、在網上教希臘文,並繼續《新國際新約神學與解經詞典》的翻譯之外,最近又受邀為孫寶玲院長的《新約導論》審稿,以及為下期書饗雜誌寫一篇幫助讀者閱讀賴特《耶穌與神的得勝》的文章,所以忙碌異常,本來沒有時間、沒有心思寫網誌雜感。但是昨天課堂上被問到一個問題,這問題也是我在華人教會圈內常被問到的,所以有種強烈的不吐不快的感覺,那就寫下來吧。

同學提問的是禁食禱告的問題,是不是有些事非得靠禁食不可?「因為某一類的鬼,非得禁食才能趕出嗎?」我先深呼吸、笑一笑(以免發作脾氣):「你可以把經文找出來嗎?」全班一陣忙亂翻查聖經。

馬可9:29!很好,但是和合本是「非用禱告」,然後用小字註解「有古卷在此有禁食二字」,意思是有的抄本是「非用禱告和禁食」,但是今天大部分聖經採用的抄本都是「非用禱告」。

馬太17:21呢?是的,和合本有這一節,但是原文聖經沒有呢!意思是有些抄本有這一節經文,有些抄本沒有,而原文聖經的編輯委員做過經文鑑別後認為應該沒有。

你們還有別的經文嗎?沒有!所以「有些事非得禁食」的論點,找不到聖經根據,對不對?事實上,我還有個驚人的消息告訴大家,整本新約完全沒有要基督徒禁食的教導喔!你們找得到什麼經文?

舊約是有要求百姓禁食的,起先是贖罪日,全國要禁食。後來漸漸有其他禁食傳統形成,到第一世紀,法利賽人固定「一個禮拜禁食兩次」(路18:12)。

新約呢?福音書提到主受試探時「禁食四十晝夜」(太4:2),使徒行傳兩次提到教會禁食禱告(徒13:2-3、14:23)。但這些是敘述文,沒有吩咐我們要照做。

主有吩咐「你們禁食的時候」要如何(太6:16ff),但這不等同於主吩咐門徒必須禁食啊。事實上,我們有相反的經文,主教導門徒不禁食——因為別人指責祂的門徒不禁食的時候,主認為那是正確的(太9:14ff)。

新約書信是教導性文字,充滿各式各樣的教導,教導新約信徒如何明白真理和行事為人,但書信中完全沒有提到禁食。如果神認為我們應該禁食,禁食是對我們有益的操練,為什麼不教我們呢?

注意喔,我沒有說禁食是不可以的、沒益處的喔,我說的是,聖經沒有吩咐基督徒必須禁食!你有感動要為某事禁食,OK,但那是你和神之間的事,千萬不要跟別人分享時變成,我們都應該這樣做。

有同學帶點感慨地跟進一個問題:「為什麼人喜歡做苦行僧的事?」(這是我的措辭,因為我不太記得她用的確切字眼,但是意思是這樣的)

好問題!為什麼耶穌說「非用禱告」,某天某個文士抄寫著抄寫著就變成「非用禱告和禁食」?為什麼聖經沒有吩咐基督徒禁食,基督徒卻一直(我就被問過好多好多次)覺得應該禁食?

耶穌的重點是禱告,我們卻把重點轉移到禁食(因為我每次被問的都是何時該禁食、該如何禁食等,彷彿耶穌說的是「非用禁食」)。禱告是向神支取祂的恩典和大能,禁食偏向自我修煉的角度。人喜歡修煉,恐怕是信心問題,因為不真的信任神樂意給我們,所以「靠人不如靠己」?或是「天助自助者」「我要表現得敬虔才能博取神願意給我」的功德觀念作祟?

後記:寫完此篇後,才發現其實同樣的問題,我先前已經寫過一篇,可見前文效果不彰,那就再增加一篇吧,呵呵!

Friday, March 9, 2018

他們說我什麼

今天到衛理神學院時,一位以前沒見過的年輕姊妹在門口接我,她說很高興今天終於第一次見到我,因為常常聽到辦公室其他同工說起我,我以為她接著要說常聽到我教書教得好之類,結果她說的是,常聽到她們說我皮膚好好啊——啥,什麼,原來別人在我背後談論的是這個?啼笑皆非!

今天簡介約翰福音,自己講得很過癮,同學們也頻頻點頭,可惜沒講完,即使延後了下課時間還是講不完。下課後,一位同學對我說「老師你好棒」,另一位同學跟我說今天有被震撼到,又一位同學告訴我她今天收獲很大⋯⋯我知道我這部分的東西蠻精彩的,不過被這麼大力欣賞還是有點出乎意外!可見我不是只有皮膚好啊😊

Friday, November 17, 2017

愛人如己

有些真理很重要,但是我們覺得太熟了,老掉牙了,懶得再多想,雖然頭腦知道重要,但往往就被我們一筆帶過。「愛人如己」大概就是這樣一個真理。

所以本週的網上希臘文讀經班讀到羅馬書13:8-10,對於「愛人的就完全了律法」,我刻意鼓勵大家多進一步討論與思想。

我們討論了「完全」這個動詞,保羅選擇用完成式πεπλήρωκεν的含義。如果簡單地用aorist時態,這個動詞還是表達了「完全」:你遵行「愛人」一條律法,你就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但是用完成式就多一層意思,你不但把所有律法都做到了,而且這事實是不能翻盤的,不能以後又有人說,對不起,突然發現你還欠一條律法,還不完全云云。

有同學問起,原文是「愛鄰舍」(ἀγαπήσεις τὸν πλησίον σου),中文卻譯為「愛人」,是慣例還是什麼原因?難道是中國人比猶太人「博愛」嗎?應該不是。我猜是因為中文「愛人如己」比「愛鄰舍如己」容易朗朗上口吧。但是因為中文的教導變成「愛人」,相對上空洞很多。舉例來說,你跟鄰居吵架,但是星期天做禮拜,牧師要大家反省有沒有愛人如己,你覺得挺平安的,壓根忘了吵架的事,因為「愛人」是比較抽象的概念,很難評估你愛不愛人,不像「愛鄰舍」那麼具體,你良心馬上會提醒你,你沒有愛鄰舍,要悔改。其實要愛抽象的「人」容易些,捐款幫助非洲難民、參與某項救災活動、為無家游民禱告等等,會讓我們以為自己是愛人的,但是要愛我們身邊朝夕相處的人,無論是家人、鄰居、同事、同工,往往才真的考驗我們到底有多少愛心。

我的《新國際新約神學與解經詞典》翻譯,最近正好翻譯到「愛」(ἀγαπάω / ἀγάπη) 這個部分,其中有一點特別給我蠻深感觸的。作者討論猶太人對利未記19:18「愛人如己」的理解,他說:Love in this context means devotion toward one’s neighbors。我猶疑如何翻譯devotion,翻譯成「奉獻給鄰舍」或「對鄰舍忠誠」不行啊,最後我譯為「致力愛鄰舍」。我必須承認我從未這樣理解過「愛人如己」。但是如果所有的律法和誡命可以總結為兩條:愛神和愛人,而愛神的意思是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去愛祂,那麼愛人的意思不也該以此類推,要致力去愛嗎?哪有別種愛法?「愛不愛?」「愛!」「如何愛?」「隨便愛一下!」那不就只剩空洞的口號了嗎?

或許有人會說「愛人如己」不是已經界定了要如何愛嗎?要愛人「如己」呀。不錯,理想中,這是挺清楚的界定,我們如何愛自己,就要用同樣標準去愛別人。但是現實中這可能不管用,因為我認識太多已經受傷破碎根本不太愛自己的人,那麼「愛人如己」就變成不用去愛別人的藉口了——我如何不愛自己,我就如何不愛別人。其實新約的標準已經不再是用自己、而是用主耶穌為標準:主如何為我們「捨命」(原文是放下自己),我們就當如何為別人「捨命」(約壹3:16),就是要肯為別人的利益而犧牲自己時間、金錢、精神⋯⋯甚至性命。所以,怎樣是「致力」去愛?就是要捨己去愛。

Sunday, October 29, 2017

新天新地裡有恐龍嗎?

有時會遇到有寵物逝去的弟兄姊妹提問,將來到天國還會否見到心愛的狗兒貓兒等等。不過這週的啟示錄課堂上,我被問到一個以前沒想過的問題。

我們講到啟示錄4~5章,天上的敬拜。根據約翰所描繪宇宙大敬拜的圖畫,最內圈是四活物和廿四長老 (5:8-10) (代表神所造的萬物和新舊約聖徒),外圈是千千萬萬天使 (5:11-12),然後宇宙各角落蜂湧而起地敬拜 (5:13),最後天庭回應 (5:14)。同學們嚮往之餘,對「敬拜」這個議題,無論從神學角度或應用角度,都有非常熱烈的討論。

啟5:13「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裡、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說、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

有一位同學針對5:13「一切所有被造之物」提問:既然是「一切所有」,那麼所有已經絕種的受造物將來也要復活來參與敬拜嗎?雖然我當時的回答是,這種圖畫的重點是要指出受敬拜的對象多麼配得敬拜,不是敬拜者是哪些人。但是我腦海中已浮現一堆《侏羅紀公園》《與恐龍共舞》之類的畫面,揮之不去:我們將來在新天新地裡會與恐龍一起敬拜嗎?

Sunday, August 27, 2017

近況

今天我被提醒,網誌很久沒寫了。我一直以為反正沒什麼人看,一忙就懶得寫了。但是也許應該稍微報告一下近況,免得我的兩三人讀者群以為我人間蒸發了😊

忙完春季在衛理神學院的兩門課之後,暑假接了一個翻譯工作,橄欖華宣出版社的《新國際舊/新約神學與解經詞典》(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Old / New Testament Theology and Exegesis),原文一套十冊,是個大工程,我承接了新約中的一部分。這部詞典的前身,白高倫(Collin Brown)主編的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Theology,我自己就很喜歡。這次新版,新約部分的主編是我以前神學院的教授,Moisés Silva,學術水準是可以肯定的。

開始不久我就發現這工作超級適合我這種書呆子!我本來自己就有整理希臘文同根字、同義詞、反義詞等的習慣,而且是有點龜毛、吹毛求疵的強迫症毛病,而詞典正是這種特性,所以雖然每個月有一定的進度要達成,有一定的壓力,我卻自己窮開心得很!

秋季將開啟示錄課程,這是華神的課。暑假在備課寫講義時,發現常常備課與靈修混為一體,講義寫著寫著、就突然很有感動禱告讚美或唱詩歌,也是很有意思、很享受的經驗!

2017年的希臘文初階班也在暑假開始了。這屆報名學生特別少,開始就只有十人,兩個月後現在只剩小貓三隻,不過是蠻優秀的三隻小貓,呵呵!當然,我們週一與週四的希臘文讀經班是一直在持續進行的,現在在讀羅馬書。羅馬書真的是精彩,不但學生們都覺得很有收獲,連我自己都很意外地發現我也很有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