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5, 2010

胡思亂想

最近非常努力翻譯工作,也許繃得太緊,想寫些「無聊」的事,自我平衡一下。其實腦海裡都有些有的沒有的念頭,有些當時頗覺有趣,只是沒有記下來,事後怎麼也回想不起來了。以下幾個是我特別記在雜記簿裡的,分享出來,聊算自娛。

耶穌的DNA是怎麼樣的?祂有母親馬利亞那一半的染色體嗎?那麼另一半呢?祂與雅各、約西、西門、猶大(太13:55)的DNA看得出來彼此是兄弟嗎?祂選擇在兩千年前、而不在今天道成肉身,是不是要避免世人追問這種無聊問題?

上帝透過聖經的啓示是文字的。為什麼沒有圖畫的啓示呢?歷史上有各式各樣的耶穌肖像,都是按著自己想像的,當初若上帝默示哪位福音書作者或畫家,為我們畫出來,豈不是方便嗎?如果是因為十誡的第二誡的緣故,我可以接受沒有神啓示的耶穌肖像,但是為什麼其他部份也沒有圖畫的啓示呢?尤其是所謂的異象,從我教書的角度來說,與其用描述的,不是畫出來更有效率嗎?試想,以西結書的「四活物」異象,四張臉、四隻手、四對翅膀、四個輪子⋯⋯有多少基督徒讀完了還是模糊得不得了?啓示錄的大紅龍、七頭十角獸⋯⋯都是如此。當然,古時沒有印刷,必須靠人手抄謄,抄文字容易,抄圖畫困難。但是如果我們想到經文鑑別學,就知道抄寫文字也是會有筆誤,最終我們倚靠的還是聖靈保守,才能確保我們讀到的真的是神要給我們的話。那麼,聖靈不能保守畫家無誤地抄下圖畫嗎?

耶穌受試探,馬太和路加都有記載。他們怎麼知道的?我們會假設,魔鬼試探耶穌時,沒有其他人在場。不管有沒有Q文件,馬太和路加是不是根據Q文件寫作,耶穌受試探這事顯然是流傳的。問題是,怎麼會有人知道這事?是耶穌自己說出來的?為什麼祂要告訴人?

好了,休閒完畢,我要回去埋頭翻譯啦!

3 comments:

野草 said...

虽是“胡思乱想”,却也问了不少值得思考的问题。

Anonymous said...

其實我都好想知福音書作者點解知道耶穌係客西馬利園嘅祈禱內容,
仲有法利賽人私底下嘅對話又係點樣知道

好多問題>__<

路人甲

Anonymous said...

福音書是一個很特別的體裁,
有別於當時代的各種文學作品。
各人有各人的編修模式與寫作風格與引用風格,
但都順從著聖靈的引導。

我的想法是,
可能是耶穌生平的摘要,
目的可能是為了要証明什麼或宣告什麼,
也可能是透過文學的舖陳確立主角是誰,
或是作者完成全書後才訂下來的。

從祂的事工來看,真的是不斷地有試探,有內有外的,特別是律法的試探與最後的死亡的試探。同時,當時的作者與信徒群體所受到的從政府而來的試探、逼迫等是否也會某種程度的影響他們的寫作內容或是間接的反應出寫作的背景?
by C.T. L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