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6, 2009

地中海文化營

應邀參加一個今天開始、為期一週、給小學生的「地中海文化營」,我負責其中希臘文教導的部份。

我教希臘文雖有多年經驗,但是教一大群孩子還是第一遭。孩子們的天真,不按常理的創意和聯想力,常常令人莞爾。例如老師問,知不知道地中海在哪裡,一位小朋友把手舉得老高,答曰:「地中間的海」。又例如讓小朋友分組,每組要給自己起一個隊名,必須用與地中海文化有關係的東西當隊名。結果,有一組居然命名為「光頭隊」(我猜邏輯是:地中海→禿頭→光頭?)

既然小朋友是這樣的,我是秀才遇到兵,所有的「高言大智」都派不上用場啦!

但是,教小孩子有一點令人特別開心的:他們不知「怕」是何物,老師教什麼,他們就學什麼。成人學習的一個很大的障礙就是會「怕」,怕難、怕笨、怕沒時間、怕出醜、怕這個、怕那個,結果什麼都學不了。今天是營會第一天,要先給小朋友建立秩序,所以先教了幾個「通關密語」,例如如果聽見老師說ἀκούω就要仔細聽,聽見ἀπολύω才可以下課等等。連字母都還沒教,小朋友就把這幾個希臘單字學得滾瓜爛熟;我在想,我還不敢保證我的成人學生這些單字都全記得哩。當然,可想而知,小朋友最喜歡的字是ἀπολύω

正式開始教字母了,我唸一個,他們唸一個,一口氣把廿四個字母唸完。有些我以為會比較困難的,小朋友卻似乎毫無問題,發音準得不得了──我的意思是,完全掌握老師的發音。例如字母ε 是 EP-si-lon,又長又有雙子音,比較難唸,他們卻都唸得很好,舌頭完全不打結。又例如 ξ 是 xsi,要有 k 又要有 s 的音,不是挺好唸的,可是他們也都唸得輕鬆自如。難怪大家公認,小孩子學語言最容易,又快又好,又不帶腔兒;大人學外文,學得又吃力,開口出來又怪腔怪調,老說不標準!唉!

為了提高小朋友的興趣,我也穿插圖文並茂的小典故。例如☧這個記號,是χ與ρ兩個字母重疊在一起,χ與ρ是 Χριστός(基督)的頭兩個字母,所以這個記號代表基督,不是「P寫錯了,打一個叉」(原先某個小朋友的建議)。羅馬皇帝君士坦丁 相信上帝應許他能以寡擊眾,奪得天下,就給他的軍隊盾牌都鑲刻上這記號:



1 comment:

Ray said...

光頭的邏輯是對的: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