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5, 2010

單純地讀經?

上週保羅書信課程介紹了保羅新觀,課堂上反應非常熱烈,欲罷不能,以致遲了二十多分鐘才下課;本週週間同學們仍藉著電子郵件繼續提問與討論。看到大多數同學的反應是正面的,非常欣慰!但是也看到一位同學這樣反應:

只覺得為什麼一個簡單的事卻搞得很複雜
我只是聖經怎麼說 我就怎麼著
這樣單純 對嗎

這或許反映了華人教會的「反智」現象,只是在神學院課程裡也有這種聲音,我還是沒有心裡準備,吃了一驚!

這樣的想法,至少有兩層問題。第一,這位學生以為有一種東西叫做「單純地讀經」:不要理會什麼神學派系或理論,聖經怎麼說,意思就是那樣了。當然,這是一個極大的誤解。聖經怎麼說,到意思出來,中間需要一個步驟,叫做「解釋」。不管你有沒有受過解經的訓練,你在讀經的同時,一定也在做著解讀的動作,即使你是不知覺地做。所以,根本沒有一種東西叫做「單純地讀經」,每個人的讀經都包括他自己的解讀。既然不同的人會有不同解讀的可能,所以才有如何是正確的解讀這樣的議題。不同的學派理論無非是在論證為何自己的解讀才正確而已。

第二,這樣的想法有一種說不出的自義。它表面看似謙卑:你們的學問複雜,我都不懂,我「只好」單純地讀經,不理會高言大智。但是它包含的言下之意是:只有我才是直接領受神的話(聖經),你們都在製造和聆聽人的聲音(神學),看哪,你們都比不上我單純地屬靈啊!就保羅舊觀與新觀這個神學議題而言,這種想法一竿子把兩派的神學家都打了,路德、加爾文⋯⋯也好,桑德斯、鄧恩、賴特⋯⋯也好,他們都不是根據聖經怎麼說,只有你是?嗚呼哀哉,自高自義,尚有甚於此乎?

4 comments:

kenship said...

邱老師你好!

小弟出生香港,在加拿大二十年有多了。在觀察西方基督教發展的同時,也很關心香港及普遍華人教會的情況。對於你所說“華人教會的「反智」現象”,我有一定程度上的認同。

我想這現象有很多背景及成因,希望提出幾點:

1. 在中國人的文化裡,針對事不針對人是很難的。在教義和理論的爭辯中,很容易引發到要割蓆的情況,這後果跟我們文化的核心價值─「以和為貴」背道而馳,所以很多時候我們寧願不太認真的去思考及辯論課題。

2. 我們太過重視前人的洞見和所提出的,缺乏批判;以為保守就是真理。看看我們對和合本的鍾愛就容易明白了!

3. 華人教會太過務實,發展太著重於眼看得見和可量度的結果。以增加人數作為教會發展的全部,鮮有留意在背後主宰文化氣候的精神和學術研究。

4. 不願意接受由科學研究﹝智慧﹞所得出來,並與基督教教義違背的結果和結論。

剛開始接觸保羅新觀的一些論點,希望你以後多作分享!

Chiou Lao Shi said...

Kenship弟兄平安!
你對華人教會反智現象的分析非常精辟,謝謝分享!
或許我還可補充一點:反智現象多半發生在基要派圈子(華人教會似乎偏基要派的不少,但西方的基要派亦然)。基要派傾向按照字面解經,所以會搬出「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等經文,反智得引經據典、振振有詞呢!

水方人子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kenship said...

邱老師過獎!

對於華人教會和基要派的關係,我想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其實所謂華人教會福音派根本是一班喜愛以傳福音去擴大教會圈子的基要派保守人士,源自美國偏右的保守勢力﹝地理上集中在中南部﹞。可惜大部份的華人連什麼是基要派、福音派也不清楚。在我所認識的美加,福音派進步得多!

我不是說基要派是惡勢力,在歷史上他們有重要的貢獻,不能單以非正即邪的觀念去看。可以他們對他們所認識的真理有太過強烈的排它性,其實這是另一形式的自大,渴望擁有真理及成為唯一解釋者。我想大家對這些都耳熟能詳,不用我多說。

數年前讀孫隆基的著作:中國文化的深層結構,開始明白中國文化與基要派思想的這段“天作之合”,不無原因。